我是兵

不論是義務役、志願役、不願意,

在戰場下,

被罵『你是CGS檢驗合格,通過ISO9001、ISO1400國家認證的罐頭豬』,

儘管如此我永遠還是要當一位『水昆兄』;

在戰場上,

我的責任是擊倒邪惡、狡滑的敵人,

迎接光榮勝利,

即使會犧牲自己的生命,

我也不會放棄這份堅持。


我是替代役,

身為廣義的公務人員,

在值勤公務時,我的責任是面對吃飽太閒的長官,

嚴禁:

嘻笑打鬧、

服儀不整、

態度不佳、

抽菸、吃檳榔、及隨地大小便……

身為廣義的公務人員必需要有這份堅持,

即使天崩地烈,海枯石爛,

我也會撐到一兵一卒,至死方休。


現在坐在無語淪筆考場裡,我只是一位默默不語的考生,正參加著報告人數年年破錶,

入取率年年創新,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98年雇用人員甄選」考試。

俗話說的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帶著一支二百五十元的敦親睦鄰自動鉛筆,

換上一盒0.5mm2B飛龍牌筆蕊,搭配著公司裡多到不能在多的橡皮擦,

我始終相信這是全天下最完美的陣容,

進可攻、退可守,迅速、乾淨、整齊一向是我一再再三強調『簡單、大方、有質感;送禮、自用、兩相宜』,

請各位跟我唸一篇……把畫面拉回來考場,今年報告人數,不重要了;

今年入取率,在怎麼算也是不會考,

一切都在神情自若眼睛裡、舉手投足之間、

透露出又要慷慨捐了八百五十元給了可惡的主辦單位。

不過有人更帥,詳情聽說……

案件一:

該死的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無原無故定下一個規定,每一節考試裡都不能提早交卷,

只能在每一節考試結束前十分鐘才能提早交卷,而每一節考試時間為一小時半,

請不要小看這小小規定,有些人也許準備已久、駕輕就熟,打從娘胎出生起就開始苦讀,

只是為了將來加油可以不用錢,又可以偷油出來賣,區區一小時半拿生命中二十年跟它拼;

但……當沒有準備的人坐在裡面、考卷又猜完的時候,則是一種煎熬,

除了無奈、還是無奈,除了仰天長嘆、最多加個扣人心弦的哈欠聲,

被監考人員瞪了一下,也是只能乖乖地坐在位子上,

此時此刻就像籠中鳥、甕中鱉,要飛、只能跳、要跑、只能走……

在一次回到考場裡,第一節考共同科目『國文、英文』,

身為中華民國公民,飯可不吃、話可不講,但國文一定要會寫;

英文的話,我們要排除崇洋心態、外國的月亮並沒有比較圓、外國的鳥不一定比較大,所以猜一猜就好。

做好完善心理建設,告我自己『我是最棒低』一百次之後,

正當要好好努力想想第一題要猜C或D的時候,坐我後面小姐一號走上前交卷,

監考人員:不能提早交卷,請你回去坐位上坐好,如果你還是要交卷的話,那只能用零分計算了。

後面小姐一號冷冷道:沒有關係,我不想考了。

靠……這還有天理嗎?

當我還在考慮第一題答案時,就已經有人放棄了,這叫我情何以堪……

案件二:

第一節結束,時間抓的剛剛好、題目也猜的剛剛好、不多也不少、巧的妙到好處,

我頓時体會到接下來的第二節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話不多說,馬上衝到大門口抽根菸好好補補我年久失修的腦細胞,

畢境缺氧太久,也是秏殞過多的腦細胞,如果不好好補充,

我想第二節課就算換上一支二千五百元的自動鉛筆,也是回天乏術了。

鈴、鈴、鈴……無情的準備鈴還是響起,只見一群黑頭螞蟻衝回去教室裡,

坐下來、定下心、平平氣,

呼氣、吐氣……呼氣、吐氣……呼氣、吐氣……一頭牛、二頭牛、三頭牛、四頭牛、五頭牛……

『先生、先生,醒醒啊,你不想考也要把考卷往後傳吧!』坐我後面的小姐二號用著心急如焚口氣叫醒了我,

真不知道她在緊張什麼,考卷又不會吃人、椅子又不會斷掉,只是一場考試而已,何必這樣子苦苦相逼呢?

認真寫考卷才是我的責任,我不會跟妳計較。寫著寫著,後面小姐二號走到前面,

監考人員:小姐有什麼事情嗎?

後面小姐二號:我想要上廁所。

監考人員:那好吧!手拿起『請跟我來』的牌子就這樣子大大方方走出教室。

過一會之後兩人雙雙回到教室裡,

後面小姐二號:我要交卷了。

監考人員:請爬文,提早交卷,就只有零分。

後面小姐二號:請在爬文,沒有關係,我不想考了。


一個字『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監獄刺客 的頭像
監獄刺客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