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實的書包、沉重的腳步、踏上不願回家的步伐


腳上龜頭皮鞋不願離開地面親吻著


沙、沙、沙的聲音訴說著與地面拆散的怒吼


一抬一放更加沉重


一足一步更加艱辛

 

普通科高中生總是在老師、學長的催眠下嚮往著大學生活


老師總是諄諄教敏著大學生的自由、開放


學長姐們總是分享大學社團的多彩多恣


於是……三餐變成『英文單字』、飲料變成『數學公式』、點心變成『作者生平』


只為了操他媽的未來大學。


好像少了一些什麼…


好像少了一些什麼…

 

火鍋:你看!那裡仙草奶涷只要五元耶。


刺客:那我們一個月的零用錢可以喝個二百杯。


火鍋:喝到變成奶涷臉也喝不完。


刺客:一起走吧、一起走吧,put you hands up、put you hands up捧場去。


火鍋:小姐,我們要兩杯仙草奶涷。


小姐:同學,你們要超大超超小呢?


刺客:那五元的size是什麼呢?


小姐:五元的喔,大約是一口杯的大小啦,裡面有一半的奶涷、不到一半的奶茶,只能吃到奶涷喝不到奶茶,喝了保證噎到,同學還想要試試看嗎?


刺客:開玩笑,追求刺激比電腦裡我的最愛還要愛。


火鍋:死了都要愛。


小姐:…………

 

那年,不知道那來的流行,手搖飲料猖獗,飲料滿天下、五步一家、十步二間、依此類推,


價格比便宜,百家爭鳴的情況下,仙草奶涷一杯五元已經是很普遍的情況,


就連基本茶類一杯都有在賣二元的。對於窮苦高中生,買飲料解渴、看妹舒筋骨、省錢買行頭,


是天下最樂的事情,誰管總統是不是第一次民選?誰管宋處魚是不是省長?


誰管九二一那晚到底發生什麼事?誰管柯林頓上了幾個祕書?

 

第二天


小姐:今天還是一樣嗎?


火鍋:你看我們昨天除了照三餐飯後拉肚子之外,也是沒有問題。


刺客:衛生紙也沒有用比較多。


小姐:那你們總共十元。


火鍋:你是工讀生嗎?


刺客:我覺得你的氣質還蠻像學生。


小姐:當然了丫!我叫『蛋頭妹』。


火鍋:你好,我叫『火鍋』,火鍋的火、火鍋的鍋。


刺客:你好,我叫『刺客』,刺客的刺、刺客的客。

 

之後,每天下課都會經過蛋頭妹上班的地方,跟她說聲再見,在灑瀟騎著卡踏車回家,


日復一日、天過一天、夜接白畫,久了也習慣,久了也熟識,久了成生活。

 

蛋頭妹:明天我沒有上班,我們去東港看海好嗎?


刺客:東港看海是沒有問題啦,但是不要吃黑尾魚就好了。


蛋頭妹:為什麼不吃黑尾魚?


刺客:因為我自己身上就有了。

 

東港的海攤,十年如一日,一日如十年,就算經過十個納莉颱風還是一樣的不動聲色,


猶如『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一樣,


除了黑黑沙攤,不合格


上面多了從東北飄來的樹枝,不合格


空氣品質NOX、SOX、PM10、VOCS不合格、不合格,


到東港沙攤完完全全是自殺的行為。

 

孤男寡女、走在防波堤上,夕陽不吝嗇分享熱情、海風親吻的嘴脣、鹹的,書本果然沒有騙人,


海鳥雙雙對對像動力風箏一樣。


忽然『感覺來了』,二話不說。


刺客:我們走吧。


蛋頭妹:要去那裡丫?


刺客:回家。


羞澀的臉頰,我看見了蛋頭妹的矜持。很好,男生就是要大方一點。


歐托麥上面,蛋頭妹雙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速度越來越快、視線越來越模糊、旁邊的景物連成一條線,


心如焚、急如火,只想要一心一意的回家救火。


蛋頭妹:為什麼要騎那麼快,我會怕耶!


刺客:不在快一點、來不及就完了!


蛋頭妹:那為什麼一定要回家呢?


刺客:我比較有戀家癖。


蛋頭妹:可是在你家,我會覺得不自在耶。


刺客:那不然先載你回家好了。


蛋頭妹:然後呢?


刺客:我回家大便結束之後,在說在研究了。


從此之後,就失去蛋頭妹的消息,事隔六、七年之後,又在屏東某一間飲料店,又見面。


蛋頭妹將當媽媽……祝福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監獄刺客 的頭像
監獄刺客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