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歡迎光臨。先生,剪法嗎?』


「廢話,不然進來髪廊有人會說:(小姐,我要馬二節。)嗎?」這當然是心理話。


按照我低調、內斂的個性,用頭點是最勉強的表達的方式。


『先生,這邊請坐,有指定設計師嗎?』


「沒有。」簡短有力,帥到爆。


『那你等一下,請問你要喝水還是茶?』


「不用,謝謝。」不能多浪費一字一語在這個洗髪小妹上,畢竟我的主力是理髪師。


擺脫洗髪小妹的對談,想想她們也真辛苦,每天早早起床、上一些有的沒有的理髪概念課程,

到晚上,大家下班之後,又要留下來整理場地、準備明天要上班用的毛巾。

生意的好店,可能一天都要洗一、兩百頭以上,洗到手都『歪腰』了。

不過這也不是重點,我要把火力放在理髪師身上。


『先生,你好,我叫JOJO,有想要剪怎樣嗎?』


那位叫JOJO的人,身穿綠色褲襪,像極了綠巨人浩克,絕對不是在賣玉米;

她的小腿就像吃了菠菜卜派的手,讓人覺得她在表演倒立走路的特技;

腰上的金黃色腰帶,讓鮮豔顏色我確定它是一條腰帶,絕對不是在大的鳥也裝的下的褲子,

怪裡怪氣的香菇頭,讓我下定決心今天內不在吃香菇。


刺客:『打薄、剪短。』


JOJO:『你的頭髪很捲耶,要不要考慮燙直或是燙捲呢?』


刺客:『不用了,這是我媽媽給我一生最重要的禮物,我不想破壞它。』


JOJO:『不考慮看看嗎?這樣子就可以當個型男了耶,而且比較好整理的說。』


刺客:『我每天都行走去上班,還不夠行嗎?』


JOJO:『…………』


刺客:請看VCR


高中畢業那年,愛上了搖滾,總覺得『NO MUSIC,NO LIFE;NO MUSIC,NO DREAM』留了長髮二年。

搖滾吧、孩子 

 

DSC01197.JPG 

小辨子 


大學時期姻緣際會之下,當了『麻豆』開始了一條不歸路。


猶如國中『兒時記趣』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之來。

IMG_0005.JPG 


小銀絲燙、溫塑燙、大銀絲燙……都燙到都可以吃了。

調整大小DSC04124.JPG 

雷田 


暮然回首時,捲毛卻在燈火蘭珊處。最終還是改正歸邪。

DSC01495.jpg 


所以我還是堅持『打薄、剪短』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監獄刺客 的頭像
監獄刺客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