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入骨,使人想要把脖子給藏起來;


滿天星斗,見識到宇宙的遼闊;


浩翰大海,讓人們覺得自己更加渺小;


在一望無際、伸手不見五指的海岸邊,工業區五彩繽紛的燈火、


一閃一滅,訴說著無奈卻又點綴出黑夜的美麗,


黑色巨塔緩緩地吐出白色的氤,也許這就是文明所帶來的景象。


深夜裡,忙著出航的漁船,浮浮沉沉、左右搖擺,打在削波塊上面白花,為黑夜增了一份孤單。


赤著腳走在沙灘上,享受大自然近距離接觸,


現在時間淩晨兩點整,眼前除了一片黑之外,還是一片黑;


耳邊除了浪花親吻聲之外,還有自己的心跳聲。


擇一地而坐,欣賞著年年遂漸上升的海岸線。


剎那間,


右手掌一麻,一般強而有勁的力道,不偏不倚命中手掌心,


憑著自体本身自然反應,用三成內力護住十大穴,確保不會中毒死亡,


用五成內力穩住心脈,避免過於激烈震盪而傷,


剩下的二成內力,錯錯有餘抵抗外來物。


一柱香的時間,仍為人体的極限。


何謂極限?並不會因人而異,『極之道,並越限。』


相傳夸父追日,也只有一柱香的時間,因為他沒有穿鞋子,踩到釘子流血過多而亡;


相傳牛郎會織女,見面也只有一柱香時間,只因為當天汽車旅館休息時間有限。


斗大汗珠、無情落下,体力不支、漸漸苦撐,此時此刻,面臨生死交頭,


心中傳來『短裙、高跟鞋、低胸、露股溝』,


有如神來一筆、順水推舟、水到渠成,


終於、終於、終於……大戰三百六十五回合之後,勝利只會留給堅持到底的人。


低頭一望,七彩光茫、有力雙角、八足並排、桀傲不馴、怡然自得的眼神;


一身傲骨、五官端正、頂天立地、散發出王者之息;

 

DSC00121.JPG 

從牠的眼神裡看得出是一隻螃蟹,從牠嘴上泡泡聽得到『操、沒有看過螃蟹啊』。


自古有能者多相惜,千里馬需要伯樂、伯樂也需要千里馬,


天為誓、海為盟、地為證,當下與螃蟹兄打勾勾作兄弟,

 

DSC00116.JPG 

即使牠咬了我,打虎抓賊也是親兄弟,油條永遠也要配豆漿,


大約在冬季之時,在相見吧,擊掌為約、相互道別。


瘋狂的海風吹阿吹、萬丈的白浪打阿打、萬里的狂沙煙阿煙,為這一場友誼做見證。


再次醒來,躺在心愛的熊寶寶床上,


戴上一千度超超薄眼鏡,突感天旋地轉、頭重腳輕、眼前一片模糊;


拿下眼鏡卻又是前所未有的清晰,連皮膚上的毛細孔都看地一清二楚。


拿起最愛的百事可樂,只聽瓶身撕裂聲,充滿活力的汽水自掌心流下,

 

DSC00118.JPG 


下床走動,卻是左右移動,攤開右手掌心上依然有明顯的傷痕,


這不是一場夢,


原來我變成螃蟹人,


我可以倒吊著跟心愛的女孩親吻了,oh~~~y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監獄刺客 的頭像
監獄刺客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