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天空飄雨

 

天為何哭泣?

 

地為何無聲?

 

走在高屏溪河畔、懷舊三級古績的鐵橋旁

 

身為環境工程人員,必當學以致用

 

全世界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水

 

水之重要,不可言喻

 

水之美好,用過知道

 

有水當思無水苦,常在有時思無時,橫批:面面俱到。

 

無謂天氣狀況,誓死要現勘高屏溪

 

赫見獨有一人坐在沙丘中

 

小小八字鬍,帶頂漁夫帽

 

白髮蒼蒼、微風輕揚、亦聖亦仙、半人半鬼

 

背對釣竿、離竿三尺、鈎離水面、願著上鈎

 

漁夫:『少年家,過來坐坐吧。』

 

刺客:『關關雎鳩,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老芋頭漁夫又不是辣妹,頂多只能說是水鳥吧。』

 

漁夫:『閣下不就是那監獄刺客?打架不曾贏,相辯不曾輸,與六堆戰神號稱『巧口雙雄』,怎麼會淪落至此?』

 

刺客:『舉世皆濁吾獨清,眾人皆髒吾獨淨,是以改善。』

 

漁夫:『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靜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刺客:『子日成仁、孟日取義,殺生成仁、捨生取義,自古忠義難兩全,英雄難過美人關,無奈我只是一個替代役,為何要替代你爹。』

 

漁夫:『高屏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高屏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語畢,贈一罐波而普耳茶。

 

予謂戰神,不敗象徴

 

予謂刺客,行蹤成謎

 

予謂漁夫,專賣普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監獄刺客 的頭像
監獄刺客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