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手不見五指的空間裡,已不能用一般肉眼來分辦周圍

 

『是誰?是誰?』憤怒的內心巨吼,讓自己增潻少許膽量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又是什麼地方?』諸多疑問,卻無從問起

 

天………掉淚了

 

七彩雨滴、伴隨著蒼穹之聲,呼遠呼近、呼大呼小

 

神奇的景象所帶來一份溫暖和一分安心

 

二位面容慈祥卻掩蓋不住滄桑、腳步輕快卻藏不住年紀

 

「少年家,你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舉手投足之間,我只感到一股暖流進我心房

 

「你知道什麼是天命嗎?」

 

天命該因人而異,也因人不同。有人一出世就是月領六萬塊只是打零工的工作,也有人一出世就是沒有錢繳營養午餐。

有人一出世目的在洗錢,也有人一出世負責洗錢。全盤皆因個人有所不同而已,最大的差別是在於

有人渾渾惡惡終極一生裡卻不知道自己的天命

有人則腳踏實地不負自己的天命

絕對沒有凡夫俗子所言:長的越帥天命越重的這種狗屁道理。

 

「那如果我把你關在這裡,不讓你走你的天命,那我是不是一個罪人?」

 

如是因、如是果,世上萬物皆為因果。

在不同時間裡,遇上不同的人。就好比打麻將之時孤張七索是沒有用的牌,打掉它;摸下張時進了八索

此時牌裡也是孤張八索,相對的只是一張廢牌;打掉了八索、摸下張卻是九索……那是誰的錯呢?洗牌的人?還是自己手賤?

不論是誰的錯,打到最後自摸的人才是王者。

過程本應如此、天命也亦是如此。不論你把我關在這裡還是把我給殺了,我的天命還是一樣在走。至始至終不曾改變。

然而罪人這用辭就不當了,現在你們出現在我眼前,是敵是友、非親非故,如何說你是罪人呢?

更何況關在監所裡的人,都可以絕食抗議,那普天之下大家都是罪人了喔!

 

「少年家,口才不錯、資質平庸,至少可以活到八、九十歲沒有問題!前提是菸抽少一點、酒喝少一點、飯吃少一點、

多一點運動、多一點睡眠就可以了。」

 

刺眼光線由天而降,睜開眼又是斬薪的一天。今天的活是什麼呢?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