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六點鐘,自然的生理時間就會起床

 

不論是夏天五點天就亮,還是冬天六點天才亮

 

別忘記了這裡是監獄,不是在當兵。

 

忘記自己的身份,在裡面沒有人在比大尾、也沒有人比誰幹架比較厲害

 

只比誰的腰可以彎的低,最好是可以下腰,這樣子的腰力比較有人疼。

 

『開始靜坐。』舍房幹部又在吼著

 

幹部人都很好,只是靠上一點點的關係當上幹部,也得到一點點的好處,最大的缺點就是很靠北而已。

 

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憐之處

 

同樣有白天,就會有黑夜

 

在白天裡也是會有惡人橫行暴走、在黑夜也是會有蝙蝠俠出來救世

 

世人的不諒解、被世界遺棄、被親人出賣……等

 

又有誰願意傾聽我們的心聲呢?

 

『準備打飯。』又在吼了一次

 

我的一天就這樣子開始了。

 

在監所裡,三餐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三餐能不能吃

 

我們的飯永遠是黃色,希望不是大炊的同學在裡面偷打手槍;

我們的麵永遠只能加辣椒,否則根本都沒有味道;

我們的菜色雖然很多樣性,可是怎麼吃起來味道都相同,而且顏色也不太一樣;

我們的肉類食物是最大的特色,永遠猜不出來到是什麼肉。

唯一最能吃的只有每周三早上饅頭,至少看得出來、聞得出來、吃得出來它是一粒成功的饅頭。

 

碰韃、碰韃、碰韃、碰韃………「主管好」

 

從舍房到工廠裡,小小路程、大大學問

 

首先同房的人要先練到腳步一致,左腳要用力、右腳不拖地

 

排頭的人要在看到主管距離五步時

 

頭擺主管方向、雙眼看著主管,並一起喊「主管好」手行舉手禮

 

喊的越大聲,主管越不會找你的麻煩

 

到了工廠排好隊伍,開始唱軍歌

 

從駱駝唱到勇士進行曲在到中華兒女

 

這種生活真他媽的一成不變。在這裡我能說什麼呢?在這裡我還剩下什麼呢?

 

今天發覺有不一樣的地方,認識了一位有為青年替代役役男。

 

Q毛、O型腿、身高不到百七、走起路上腳開開好像長茫果

 

他告訴我他叫『監獄刺客』。

 

我問他為什麼要取這種名字,他只說『唉唷、不錯喔』

 

之後我才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監獄刺客

 

因為他出現的那一天是最後一天待在裡面

 

他的一句話深深影響我

 

『沒有開始、怎麼結束;沒有得到、怎麼失去。』

 

幹!殘刑還有五年多……

創作者介紹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