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沒有方向的吹來


雨,不停化成眼淚落下


雷,轟轟敲打著樂章


在這風大、雨強、雷擊下,放了替代役生涯裡第一次的颱風假。


『替代役是爽兵』這句話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次,從麻痺到麻木到失聰,也真虧這幾個月下來的訓練。但又有多少人知道替代役的辛酸呢?新訓時,在成功嶺的一個月裡,多少回憶、多少甘苦、正常出操、不正常地被玩弄,每個人心中都期待分發單位新的天空;偏偏事與願違,卻淪為高級打雜人員,人見人愛、人喊隨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替代役。如果上天還有給我機會可以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選替代役。


隨著颱風假的到來,風、雨交加,外頭韓國草賭上自己的性命跟風雨交戰之中,裡面則是一群人吵著要布袋戲還是鬼來電的學長學弟大戰,最終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還是戰勝外省人,生存下來,而薑還是老的比較辣。不料,一個閃身、一聲巨響。


靠……,智齒長出來了。


說到這顆智齒,淵緣可就深了。它大約是民國90年出生的,當時我只是一位普通的高中書生,壓根不懂什麼是智齒,只知道真他媽的有夠痛,痛的感覺就像肚子暈旋、肛門想要吐,卻找不到廁所在那裡,只好找路邊人煙稀少的草叢堆,結脫之後發現也沒有衛生紙,只好忍臭把褲子穿回去的痛苦一樣。可是當時智齒先生卻躲在牙銀之中,可能跟主人一樣生性害羞,不易見人。


為了發現它的存在,跑遍屏東大、小診所,大、小醫院,可惜當時健保制度一點都不好,每一個醫生都要求我要照x光,然後擇日在來討論這顆牙齒的去留,之後在多收照x光的錢。真是醫者父母心也…


「主任,晚上我想請假出去看牙醫。」忍著痛我吞吞吐吐的說出這幾個字


『好丫、好丫,其實我是很贊成你們利用晚上時間去處理一些事情的。而且科長那邊我會負責幫你們說好話的。只要你們有按時間回來就好了。』大方的主任如此回應我


「嘴抽著菸、腳踏三七步:媽的,利用晚上時間去看醫生,你當然沒有差丫。只不要用到上班時間你讓我們回家睡覺、帶女朋友回來宿舍都可以了啦。哼、給我來這套。」這當然是心理話,我不想跟我的退伍令開玩笑。


騎著車,壓馬路,在屏東市裡我迷路了。離開屏東五年內變化不大,但要找間像樣的牙醫診所,慌了、亂了、怯步了。


又不是要找短裙、高跟鞋外加低胸的護士,然後看診後免費贈送馬二節還是由健保已付的牙醫診所。但是至少燈光明亮、設備新、裝潢好、讓人有家的感覺吧。


算了!正當在煩腦何去何從時,路邊的電線桿上貼著『神是來救世人的』、『神會給世人們一次機會選擇』。大醫院是最壞也是最後的選擇,有印象來每次到大醫院,看診時間不到抽一根菸;但等待看診時間卻是高雄->台北高鐵來回時間,這樣子的時間分配,實在很難讓人心理平衡,所以我曾經發過誓,我要當個健康寶寶決不要去大醫院。


常言道:「非常時期,需要非常手段。」


神也是人,只因為他做到人不能做到的事,所以他就當了神。更何況神都給世人一次機會就當上了神了,那我也給大醫院一次機會,那我也就變成神了。


下定決心,右手用力向下轉一百八十度,馬力全開,猶如打開推進器進入時間倒數三十秒的階段,當倒數剩下五秒時,右手再度用力向下轉一百八十度,開啟第二段輔助推進器,時間依舊倒數二十五秒,看來當時阿斯拉也不過如此而而,什麼零的領堿、神的境界…哼…


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到了屏東的寶健醫院,晚上看診人數明顯不多,但是還有一堆充滿疑問的三姑六婆包圍了櫃台,害我在她們身邊一直聞到香奈兒五號,差一點就缺氧送急診了。


「先生,需要幫忙嗎?」有一位帶著眼鏡、口罩、帽子,身穿護士服全身上下保護極佳的護士好心地問我


『我想要掛牙科。』


「不好意思喔!我們已經沒牙科了。你要不要考慮掛一下別科?」


從她的眼神裡我感受到她的微笑及善意,可惜我是來看牙醫的,不然我一定會把健保卡交給你保管。


走出寶健醫院,沉重的步伐,心想屏東五年內到底變的如何了呢?連一間大醫院都沒有牙科了嗎?屏東人牙齒就如此健康,難道都是吃檳榔保養的嗎?還是往下一個目標出發吧。


屏東基督教醫院是屏東最大一間醫院,大到讓你在裡面可能會走失、大到讓你在裡面看到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反正就是大就對了啦。不過有了上次寶健醫院的教訓,這次學聰明了。先打電話過去問看看,畢竟如果去一間醫院就把健保卡交給護士的話,這樣子的我顯現出太隨便了。


「喂,這裡是屏東基督教醫院。」從這聲音聽來,此人絕對有工作倦代症,而且情況嚴重可能比我更需要一位好醫生。


『不好意思,我想要請問一下今晚有牙科看診嗎?』


「沒有。醫生出國了。下星期才有。嘟嘟嘟……」哇塞,此人真厲害,我想要問的話一次都幫我回答完,看來他當總機的資歷少說也有三、四十年了,而且病的不輕,連聲再見都捨不得說。


金誠所至,金石為開。盤古開天闢地也不是一、二天就造成的,當下決定下星期一定要去看看屏基的醫生。


『喂,不好意思,我想要電話預約掛號星期一晚上牙科。』很有禮冒的在電話裡說明來意。


「我們牙科預約掛號都已經滿了,你要預約的話可以幫你預約九月的。」


『喂喂喂喂喂,這是什麼情況丫?預約掛號都滿了。那沒有預約到的人怎麼辦?」火氣已經有點大。


「你可以五點半來現場掛號,越來早越早看。」電話那頭冷冷的說道,直接把我熱呼呼的殺氣給滅了。


好吧!好吧!即然還是有機會可以看看醫生都到長的是圓還是方,牽究你們一次。當天五點半之時,發現現場一個人影都沒有,看來晚上現場掛號的人只有我而已,領到號碼牌是一號,也就是說這次看醫生應該不會太慢才對。


七點開始看診,我也很乖、很聽話的在椅子上翻著無聊社論板,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進進出出的人大約十來個,有進來不到三十秒就被醫生徵招進去,而剩我一個人痴痴等,就這樣子。滴答、滴答、滴答……,手中的『一』號號碼牌越捏越緊,不知不覺過了一小時半,還沒有輪到我,後來看診的人沒有變少趨勢反而增多,當下我作了一個影響我一生的決定,回家吧。這樣子下去也不是辦法的,機會我已經給他們。我忍耐的極限也超越神的境界。我想神也在世界另一角落讚嘆我的精神。站起來,轉個身,不願看到護士心疼我的樣子說道:「小姐,我趕時間,可以先把健保卡還我嗎?」拿起健保卡,昂首大步離開。只有一個字:帥。


繞了一大圈,還是沒有結果。天要亡我,我偏不亡。我要拿出替代役的氣魄,絕對不能向命運低頭。命運的青紅燈,只是短暫的。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想到一位當兵的戰友禿頭淯,我記得他說過他爸是個牙醫師,一開始我還不怎麼相信他講的話,直到他用他的頭髮當保,我才相信,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需要他的時候。果然命運喜歡捉弄人。


撥了電話給禿頭淯,問他老爸開的牙醫在那裡,靠著特殊關係也不用預約掛號,只收五十元的健保費,我的智齒操生大權就這樣子交出去了。


事後在想只收五十元健保費的手術,會不會太冒險了一點。算了,反正他兒子頭髮量多少也是可以控制的,想一想就比較心安了。一開始,馬上就打了三支麻藥,漱口時還會噴水,手術進行了一個小時,一切都算順利。


為了感謝禿頭淯決定幫他徵友:


特徵:半禿頭,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稀疏的頭髮


照片:本人比較照片帥多了,所以不用放了


身高:不高,但是打國術的保護能力極強


優點:老爸是牙醫生,植牙有半價優待


有意者可以來信問候。

創作者介紹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植牙有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