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為生活增加一點樂子吧。』小哲丸很認真的說出這句話
「想個辦法吧,兄弟」
『有辦法,參加救國團的夏令營。』
「救國團?」

國中是壓力的開始
接種而來的
不是一票一票多彩多姿的生活
不是下課馬上就可以回家看「爆走兄弟」
不是每晚十點前就可以上床睡覺
而且一本一本的教課書
一天又一天考不完的試
怎麼背都不會英文單字
怎麼看都看不懂的數學
補習班變成我的第二房間
鞭策變成我的三餐
老師打累了
就變成殘酷的『鴨子走路』、『青蛙跳』、『拱橋』

在台灣殘忍的教育体制下
創造出許多怪物
也許這些怪物也創造出台灣經濟奇蹟
也是因為如此
這三年下來的情誼
如果交友不慎的話
往往會變成往後的絆腳石
我就是這樣子跟小哲丸在這裡認識的

小哲丸為什麼會叫小哲丸
因為他個子不高、個頭不大外加有一張可愛的娃娃臉
所以第一個『小』字就非他莫屬
國中正值青春年華,血脈容易衝血而膨脹
所以第二、三個『哲丸』這樣子而來的
在班上來說
這個綽號算是仁慈了
想到班上有一些女生都被叫『土虱』、『肉餅』、『古呆』、『藏鏡人』……等
就可以知道當時最大的娛樂就是取笑別人

當時國中不小心讀到升學班
一切都是依升學為目的
不擇手段、不論過程
依結果論為主
當時學校停課之後
我跟小哲丸都會跑去偏遠地區的圖書館讀書
也許是人比較少
比較不用早起去佔位子
最重要的不怕父母來查勤
所以我們還是一樣時間出門、一樣時間回家
只是過程都跑去玩當紅的遊戲機『三國戰記』
說到這個
有點不好意思
每次都只花十元兩打
我跟小哲丸就在機台前面坐了二個小時
真是讓後面想玩的人等那麼久
現在想起來還真有點不好意思耶
在這種閉關修練之下
高中聯考放榜那一天
我們都考上了第二志願
在屏東鄉下地方
那年代高中不外就是「屏東高中」、「潮洲高中」
所以不是中第一志願就是中第二志願

原來打好算盤高中之後要在屏東全部的『三國戰記』稱霸
但是好景不常
父親為了讓我有更好的未來
決定花大把大把的鈔票送我去讀私校
私立高中生的生活
更是苦悶到爆
在高二那年暑假決定跟小哲丸去參加救國團

救國團雖然表面上是指「增進青少年心智及正確行為態度為主旨」在辦活動
但是私底下可以說是一個大型聯誼活動
只是主辦者的規模比較大而已
不管任何區堿
不管任何種人
不管任何年紀
凡是只是要手機可以打可以接
都可以參加
就這樣子看到參加資格
毫不考慮就填安了報名表
馬上回家跟父母拿報名費

出發當天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火車站
搭上最快的自強號列車
運氣不錯還有買到位子
一路上街道的景色越來越模糊
心裡想著是否活動是否有意外的收穫呢?
(oh~~~~no,這樣子太害羞了。)
嗯!就這樣子吧。
一切按照計畫進行
我跟小哲丸很有默氣的對看了一眼
不愧是多年朋友
心照不宣啦

其實這三天二夜活動怎麼過的
我也想不起來了
完全都沒有按照計畫走
一切都糟透了
開始集合時,也順便開啟了雷達偵測器
忘記了偵測結果
不過我想忘記也許是一種結脫
一堆讀軍校的學生
一堆現在所稱的宅男
一堆不怎麼熟的人
都要在一起過三天二夜的生活
天丫~~~~~~
我的計畫不是這樣子
不是來參加的人都是有氣質的人嗎
因為平常時間都被綁在詩琴書畫上面
所以只能藉由正常理由來朦騙家人參加救國團活動
怎麼都是來了一群讀軍校、臭屁到靠北的人
怎麼都是來了一些書呆子、呆到想殺人的衝動
怎麼都是來了一些怪咖、怪到都自主動來認識我們
唯有一、兩朵紅花
但周圍全部都是綠葉
想要好好來欣賞一下
可能要領號碼牌吧
玩玩漆彈、爮爮山、跳個主軸『第一支舞』
一切都在完美下畫下的句號
最後一晚
大家開始在離情依依了
留電話、留地址、交換個人資料
如果是男對女、女對女我是無所謂
如果是男對男的話
我就要翻臉了

『喂、有防蚊液可以借我嗎?』
『喂、你很不禮冒耶,人家跟你說話都不理的嗎?』
往聲音的地方看過去,是一個小女孩
正確的說法是一隻很小隻的女孩
身高不高,但五官其全
留了一身長髪到背部
很直很順的感覺
穿著當時流行的五分牛仔褲及無袖背心
笑起來眼睛彎彎的
讓人有種甜在心饅頭味道
當時在營隊裡堪稱上一朵紅花的角色出現
對於我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咖
還在懷疑是在跟我對話時
她已經走過來站在我面前了
『我在跟你說話耶。』
「喔,沒有耶。」
『那你朋友有嗎?』
「我不知道耶。」
『不是你朋友嗎?不然你怎麼會不知道。』
「我不是他媽,所以有沒有準備我怎麼可能知道。」
『那你去問問看丫?』
「為什麼要幫你問?我不是你媽也不是你的誰。」
『哇………』
哭著跑掉了,留下瀟灑的我
「當男人還是瀟灑點好。」我暗自慶幸地偷笑

隔天終於要回程了
又是一部感人、感傷、讓人想要掏心掏肺的十八相送
相對於我
悄稍的來、悄悄的走
不帶走任何一支號碼
依然還是記得「當男人還是瀟漓點好。」的家訓
『喂,你怎麼不留電話給我?』
又是昨天那朵紅花
怎麼死纏爛打啦
難道現在的女孩家沒有禮義廉恥、四維八德、天下為公的觀念嗎
即然如此
看在她如此有誠心誠意要跟我做朋友的份上
雖然男人也是要有點男人的矝持
但我不是白吃也是會看場合的
互相留了電話之後
就道別了
再見了、狗屎三角南,如果還會再來那就吃到狗屎了啦。
再見了、紅花小姐,如果有緣的話我們一定還會在見面的。

後記:
後來,剛開始很熱絡通信、傳簡訊可是不到半年之後就音訊全無了。
事隔三、四年之後
在一個悶熱到爆、最適合喝咖啡、聊是非的下午
突然又有聯繫上
如此藕斷思蓮、走走停停……
六、七年下來
都沒有見過面
終於見面時
發現越來是上帝開了一個很大玩笑
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就像兩條在三度空間的X、Y、Z線
即使有交錯
但是並沒有交點
註定認識、了解之後
又再度分開
也讓我体驗到人生倒楣十大排行榜的榜首滋味
這種感覺
就像已經踩到大便了
可是那一沱是新鮮出爐的
而且還穿一雙新的trippen
可以感受到了吧。


創作者介紹

從這裡開始

監獄刺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kjerone
  • 虎頭蛇尾阿
    過程沒交代詳細扣分
    小哲丸形容不夠扣分
    另一朵花沒介紹扣分
    隱藏花朵謝500沒介紹

    整體而言 請在以10篇在敘吧
  • kenson0830
  • 還是被你發現了
    可是換你寫好了
    我覺得你會寫的比我更生動
  • johnny0727
  • 好歹我也是三角南的成員阿~~我應該不算是軍校臭屁生...唸書書呆子 ..還是算怪咖勒..哈哈
  • 哈哈哈哈
    都不是耶
    你是運氣很好遇上我的人
    哈哈哈哈

    監獄刺客 於 2008/08/30 13:06 回覆